FINDIT
EN
2022.03.07

【新創園地專欄-林冠仲】觀察綠能產業下的創投投資樣貌

本文的目的主要觀察國內綠能產業的發展,以及其伴隨的投資情況,思索在此產業下創投業者的投資樣貌。

 

過去針對「創投投資」的議題,我們從創投角色與機構差異討論過策略性投資以及財務投資;也從生活型態的區隔討論過包含不同生活型態的新興創業;此外,特別針對產業層面,探討過關於農企業的發展以及投資展望。至於創投業者之所以參與事業投資,不外乎是該產業具有可期的發展前景,市場的需求以及產業存在缺口足以發展多元的新事業。過去幾年不論在國際與國內,綠能產業都是相對活絡的產業,基此,本文的目的主要觀察國內綠能產業的發展,以及其伴隨的投資情況,思索在此產業下創投業者的投資樣貌。

 

解除管制封印造就了國內綠能產業的活絡

當氣候變遷、節能減碳成為大眾認知時,能源轉型的議題逐漸受到各界重視,各國政府、企業紛紛投入綠能產業,以因應全球淨零排放(Net Zero)與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 的要求。綠色能源(Green Energy)又稱潔淨能源、再生能源,對環境相對友善且低溫室氣體排放,能夠藉由大自然的循環來產生源源不絕的能源,簡單來說只要是不會造成環境污染的能源就是綠能,如太陽能、風能、水資源,以及地熱能。台灣98%能源仰賴進口,又為島國,電力需要自給自足無法跨國支援,政府以「綠能科技產業創新推動方案」帶領國內能源轉型,訂立2025再生能源佔比20%之目標1。電業法修正2解除了能源交易的束縛,促進了電業邁向公平交易、自由化的機制,也間接活絡了綠能投資的潛力。

創業投資業務與新興產業、政策性產業發展息息相關,在政策帶動之下,國內近年投入綠能產業之早期資金亦呈現成長趨勢,從2016年五件投資案件總計1,500萬美元投資額,到2020年已達39件總計超過3.49億美元投資3。類別上包含較具產業歷史脈絡的太陽能、電池,以及較為新興的風力、電力設備、綠電共生等領域。

我國綠能投資情況

綠能產業涵蓋甚廣,從政策扶植以及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在國內應用上比較著重在太陽能以及風力兩個區塊。而離岸風電應國外發展較早,相對的技術完整度以及整廠營運經歷完整,在國內的執行上會是由國外大廠來指導整體規劃,期盼從供應鏈角度上落地,以促進台灣相關業者的發展。在太陽能部分,台灣業者主導性相對較強,從上游的矽晶圓生產、中游太陽能電池與模組、下游系統與整廠設備,國內業者為支撐太陽能產業在國內自主發展的主角。此外,政策性的推波助瀾下,國內近年來也衍生了包含綠能交易、智能電網、儲能系統以及相關的應用服務新創。

2  科技部「綠能科技聯合研發計畫」(註4

 

綠電發展與半導體等產業共生,未來幾年仍呈現供給不足趨勢

台灣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前年與丹麥能源大廠沃旭能源(Ørsted)簽訂十億瓦再生能源購買契約5,除了尋求多元穩定的電力供給,也因應全球「RE100」等國際上對於大型企業的再生能源使用承諾。

蘋果(Apple)是台灣半導體、電子業重要的國際夥伴,也是對於碳中和、永續等議題相當重視的科技巨擎。蘋果不僅對於自身產品設立永續指標,對於上游的供應商,也必須承諾使用低碳材料、綠能使用、回收再生等要求。在蘋果「2021年環境進度報告6」中明確設定與合作夥伴的再生能源要求,即使已經積極努力推動,但仍可以看見已承諾再生能源與實際投入運作間,尚有超過3.5GW的落差,可預見未來幾年綠能市場供給不足的態勢仍將維續。供給不足、需求成長,往往也就是創投業者將積極投入的市場。

蘋果(Apple)供應鏈清潔能源進展

 

「傍大塊」的綠能產業投資趨勢

國內在綠能投資量能上持續成長,卻也出現「傍大塊」的投資趨勢。所謂「傍大塊」,指得是投資標的或者募資上,有大型業內、投資機構作為領導業者(Lead Investor),帶領新事業的發展與主導資金募集。國內「傍大塊」綠能投資趨勢可以簡要區分為兩種型態:

1.大企業轉進主導的新創能源公司

許多大型企業面臨產業變遷、下游國際大廠的要求等,紛紛設立或者轉投資成立相關能源事業,除了可使未來再生能源需求上不受制於人,也可藉此機會促使集團經營領域更多元化。例如正崴旗下的森崴能源,投入包含太陽能、風力與水力與天然氣發電,成為本土綠電大戶。由太陽能板廠整併而成的聯合再生,除本業太陽能板的銷售,亦設立日曜能源投入再生能源電廠營運。在大企業主導下,更容易後續的資金募集、投資招募,也確保電廠的產出能夠快速獲取客戶。

2.大型金融機構為主要領投的募資方案

綠能產業在電廠建置部分,需要較大額度的初始資金,金管會在2019年開放人壽保險業者資金投入綠電7,為綠能產業的發展引資發揮了相當大的效益。大型的金融機構成為綠電的主要領投人,國泰人壽算是國內較早投入綠電的大型金融機構,其與開陽能源合作投資麥寮天機太陽能廠、成立開泰能源8,後有如台灣人壽、新光人壽、富邦人壽、三商美邦等持續的投入綠電產業。中租迪合更用創新的商業模式讓一般民眾可以成為綠電參與者,推出「中租全民電廠」方案,擴大由大企業帶領下,多元資金的綠能投入。

 

綠能投資下創投業者的投入與評估轉變

針對綠能產業的快速發展,創投業者自然不會缺席。許多創投管顧、創投基金更成立專項領域的綠能基金來進行相關投資。國富綠景是國內較早專精在綠能領域的創投業者,包含電動車、智慧儲能等領域。第一金創投則是國內官股行庫首家設立綠能產業基金的業者。後續如聯邦等也推出綠能產業相關的專項投資基金。國泰金為了投資綠電,特別投資設立兩間公司,一家為國壽與三井工程所合資的國泰電業 SPV 公司,一家由國壽、三井工程、開陽能源所合資的開泰能源 SPV 公司。國泰金表示,目前國泰電業已投資 250 座電廠,到年底前裝置容量 200MW,總投資 100 億元,2025 年目標翻倍。

創投業者投資必然會進行投資評估,針對投資評估上,依據產業特性亦需要做出調整。觀察綠能產業投資,創投業者評估準則特徵有以下幾點:

1.固定收益,捨棄高投資回報,降低風險

綠電很大一部分在於再生能源電廠的投資,電廠不像一般新創事業,其出場機制相對較有限(即較少以IPO等方式作為出場),通常創投業者投資一新創事業,一定期盼有一個可期的投資報酬。綠電的投資部分,相較一般投資案,更會著重在短期即可出現的固定收益,捨棄投資獨角獸等一案抵十案的爆發性,而以固定回報為投資獲利,另外一方面,也降低了投資風險。

2.企業形象與社會責任等非獲益評估

在政策面要求用電大戶一定比例的再生能源使用下,使的許多用電大戶也同時投資綠能創投基金。一方面自身用電符合規範,另一方面也能獲取投資收益,更大的獲益,在於獲得企業形象以及消費者認同。由於國內證交所明確要求上市公司在編製與申報CSR(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必須跟隨世界浪潮,納入ESG資訊揭露。綠能投資提供大企業更簡單並且有效益的ESG評價,因此,上市公司在綠能產業的投資相較於投資回報,會看重企業形象與社會責任的提升。

3.財務評估重於技術、商業評估

通常對於新興產業,投資評估上會相對重視技術發展的可行性,或者商業模式創新的發展。綠能產業相對之下,其應用以及需求端其實是一個相對傳統以及無變動的市場(機會出現受惠於環境變遷以及政策法規改變,產生的綠電基本上還是替代性產品的市場)。因此,綠能產業的投資評估上,反而呈現財務評估比重高於技術、商業模式的現象。電廠就不用多說,基本上售電加上價差補助就是收益流,多少瓦的發電量獲取多少的營收,再回推建置(電廠)、設備系統的資本投入,哪些一次性購買,哪些設備或系統要用租賃方案,都需要經營團隊有系統的財務估算。縱使綠能產業中也會有許多偏向上游的如儲能設備、機電甚至電池領域的新創,但在後端採購量能可以估算之下,投資評估除了需要技術可行性、商業規模能力的評價,財務面的評估依然是其能夠獲得投資的要因。

 

綠能業者應思考自身優勢特性,尋找適切投資

相較於大型案場、種電或綠電共生場域的新興發展與投資,國內近年在軟體人才厚植下,可以發現更多中小型新創事業,是由工程師團隊組建而成,著眼於綠能與電網的相關軟體應用,諸如EMS(能源管理系統,Energy Management System)、BMS(電池管理系統,Battery Management System)以及IoT/AIot(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人工智慧電網,AI & IoT)等。此類型的創業相對上,較不需要初期大量資本,設備與硬體的早期投入較低,更加依賴的是人力資本的整合應用,也因此在新創中更加容易出現,此也反映出許多新創開發系統應用,可盼補足綠電產業中設備或者硬體大廠的弱項。

致於這類基於綠電硬體上所衍生的軟體開發、系統開發業者,觀察後發現有幾個關鍵點需要設定與完成:

1.創建與硬體、設備或者案場業者的Demo Site(示範點)

軟體開發、系統開發型態的業者,勢必需要透過場域做整體性的驗證。從概念、架構到串接相關設備(電池模組、機電設備、充電樁、儲能設備等),團隊自身範圍內可以完成軟體設計開發,並且利用小型、單件設備做雛形測試,但應用上不論是微電網、小型發電、儲能與充電設備,必然都面臨需要與綠電的既有業者進行實地測試。因此,與現有(通常也都是中大型業者)建立合作網絡並且完成示範點,成為此類新創一個重要里程碑。

2.從專案營運開始,面對業務模式的轉型

完成示範點建立,與綠電業者有過系統、產品測試後,順利的話,下一步通常是專案或者專案中的限制規模測試訂單。能夠開啟專案獲得訂單(重要的是開始有收入)是個關鍵指標,但同時新創需要在此間段開始思考未來的業務模式。自身是否有能力同時開啟多個專案並且執行?系統開發與示範場域測試,對此領域新創很常是由創辦人與核心工程師來執行,當場域專案開始變多,在基礎系統架構不變下,需要開始組建能夠與業者、工程師團隊溝通的專案人員,這時不僅考驗團隊管理能力,也是團隊業務人力、專案管理人力的挑戰。

3.商業模式的測試確認與產業競合作關係

近期調研以及拜訪了許多綠能領域的新事業、傳統機電業者,觀察到綠電領域中軟體新創面臨詭譎的競合網絡。許多機電大廠、綠能業者,雖然目前主要獲利以及業務,多是大型設備、整場開發,但自身也都了解到相關EMS等系統的需求,對於軟體、系統設計上,很可能一方面與小型業者、新創業者合作,同時也在培育內部軟體團隊的成型。對單獨系統開發的新創,除了需要加速系統開發、Demo Site驗證,也要快速調整營運模式。不論是綁定特定的大廠合作、產品服務加上技術授權,乃至於跟系統整合業者的Bundle。確立自己的商業模式以及關鍵通路,才能讓團隊在複雜的多元競合下持續生存。

速度與彈性一直都是新創相對於大型組織的優勢,在綠能產業中,軟體開發、系統開發的新事業,更會需要巧妙運用速度與彈性,操作(Manipulate)出事業的發展空間,槓桿(Leverage)出事業的資源整合能力。往好處看,正因為整體綠能的需求強勁、成長可期,帶動相關既有業者有營收與獲利的成長,才能創造出了綠能業者對於相關新創的業務合作空間、投資機會以及併購的可能性。

產業的興起有許多形成的要素與背景,不可諱言,綠能產業的興起與發展是未來五到十年內可期的趨勢。資金對於一個尚處於供不應求的市場,持續的投入是顯見的表徵。唯有更多的技術發展,不論是儲能設備等硬體或者能源管理相關的軟體研發,才能正向地轉動綠能產業的持續發展與革新,而持續的綠能產業新創出現,配合產業步調的營運成長,亦將吸納更多的創投與產業資金投入。

 

 

 

注釋

註1:行政院新聞傳播處,2018/8/13,「能源轉型,打造綠能科技島—綠能科技產業創新推動方案」,資料來源:https://www.ey.gov.tw/Page/5A8A0CB5B41DA11E/f0c0d485-a977-40cc-aeab-5e19e210fd85

註2:林欣頤,2021/9/28,「《電業法》修正上路5年 律師:成功推動綠電交易投入自由市場」,資料來源: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10928/NLJDJPFCONCI7EOJQLHQOLTAHE/

註3:簡淑綺,2021/8/30,「政策加持 綠能投資強強滾」,資料來源:https://findit.org.tw/researchPageV2.aspx?pageId=1811

註4:「綠能科技聯合研發計畫」再生能源點亮創能、儲能應用大未來,天下雜誌,資料來源:https://www.cw.com.tw/article/5114845

註5:陳映璇,2020/7/9,「全球規模最大!台積電買920MW離岸風場綠電,找上丹麥風電龍頭簽約20年」,數位時代,資料來源: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58408/tsmc-orsted-sign-ppa

註6:蘋果2021年進度報告,page74,資料來源:https://www.apple.com/tw/supplier-responsibility/pdf/Apple_SR_2021_Progress_Report.pdf

註7:彭偵伶,2019/11/6,「壽險錢進綠電 金管會准了」,工商時報,資料來源:https://ctee.com.tw/news/insurance/169898.html

註8:王之杰,2020/9/2,「護國綠電新屏障」,今周刊,資料來源: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183015/post/2020090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