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IT
EN
2022.06.21

【新興領域/2022.6焦點】食物通膨危機對農業科技生態圈參與者帶來的潛在影響

由於氣候變遷、俄烏戰爭和Covid-19等因素,使食品供應鏈遭受衝擊,帶來食物通膨危機。本篇將分析食品價格高漲將對農業科技生態圈參與者所帶來的潛在影響。

一、全球食物短缺危機

2022年5月,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António Guterres)對於「全球糧食短缺」可能使數以萬計的人陷入糧食不安全的邊緣,繼而出現營養不良、大規模飢餓和飢荒的情況發出警告。英格蘭銀行行長安德魯·貝利(Andrew Bailey)將飛漲的食品通脹描述為潛在的“世界末日”。

整體而言,從穀物到油籽,再到肉類、奶製品和糖類,主要農產品的價格均以驚人的速度上漲。事實上,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 Food &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食品價格指數,今年3月全球農產品價格創下歷史新高。雖然該指數在4月小幅下跌0.8%,但仍較去年同期上漲30%,令人瞠目結舌。

線上穀物管理平台AgriDigital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Emma Weston表示,我們並未在世界各地儲存許多原物料和大宗商品,因此對於食物價格上漲並不需要太驚訝,想想最近遭受的各種衝擊,如氣候、戰爭、Covid-19,那我們現在肯定處於風暴中心。

商品和證券經紀公司ED&F Man的研究主管Kona Haque補充,這種高價環境至少在6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內都很難看到終點。而食物供給面所遭遇的問題,只會讓高價的情況持續下去。

二、影響食物供給端的因素

這些供給端遭遇的情況包括:

  • 戰爭

事實證明,俄羅斯從2022年2月開始入侵烏克蘭,是加劇食品價格危機的主要因素。

烏克蘭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和玉米生產國之一,也是葵花籽油的主要產地,而新興市場非常依賴該國的小麥出口,該國也是全球農業科技技術人才的主要來源國。

自2月持續至今的戰爭,不僅削弱該國將糧食和其他商品出口到海外的能力,也削弱該國為未來生長季節種植的能力。因為包括大多數男性在內的烏克蘭人民都需要參與戰鬥,使得農田無人照料,農作物無人收割,種子無人播種。

儘管如此,烏克蘭估計仍有2,200萬噸糧食在圓筒倉和倉庫中等待運輸,但因戰爭而中斷的物流仍是問題。

通常絕大多數烏克蘭生產的穀物和其他農產品,是透過該國黑海和亞速海(Azov)港口的船隻出口,但這兩個港口都被俄羅斯海軍封鎖了。許多港口和倉庫也已經被摧毀,沒有人可以種植和耕種,Haque表示,須假設2022年第二季將損失20-30%的供應量,而對於即將在夏季種植下一季作物的產量仍有很大的問號。

儘管海路受影響,但陸路還有可能的替代路線,例如,透過與歐盟接壤的西部邊界將糧食輸出,但軌道距離不同的問題,使得陸路運輸也受阻。因為烏克蘭的鐵路建於俄羅斯帝國時期,與歐洲大部分地區採用不同的軌距,因此,火車不能直接從烏克蘭開到波蘭和羅馬尼亞,必須將貨物卸載並重新裝載到不同的火車上,或是更換轉向架以適應當地的軌道。

此外,海路是長久以來烏克蘭向歐洲和其他地方進口糧食的主要路線,西部的鐵路基礎設施準備不足,無法突然大幅增加運力。據估計,2022年4月,烏克蘭鐵路總運力的一半以上正在使用,而有39%是用於運輸穀物。

1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食品價格指數(1990-2022)

 

  • 肥料

俄羅斯也是主要的糧食生產國之一,但隨著越來越多的資源被消耗到普京總理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中,並面臨有史以來實施最嚴厲的國際經濟制裁,其產品出口也受到嚴重限制。

根據肥料研究所(Fertilizer Institute)的數據,俄羅斯是肥料製作原料的主要出口國,氨出口量占全球23%、鉀肥出口量占21%、尿素出口量占14%、加工磷酸鹽出口量占10%。

但該國實際上已停止任何大規模的出口,國際制裁則進一步擾亂農用化學品的貿易。此外,烏克蘭也禁止化肥出口;而鄰國白俄羅斯是另一個主要的鉀肥生產國,但因為它是俄羅斯最親密的盟友,且顯然為其入侵部隊提供中轉站,因此也受到制裁。

 

 

 

2     2008-2022年肥料價格(每公噸美元)

這些製肥化學品的最大客戶包括巴西、中國、印度和美國。雖然美國擁有強大的國內生產力,但巴西等國幾乎完全依賴外國進口化肥。雖然一般都認為巴西和鄰國阿根廷有能力接替烏克蘭和俄羅斯填補市場的空缺,但農用化學品日益稀缺,表示在未來幾個月和幾年內農作物的產量可能會大大降低。

Haque認為,例如雖然巴西的天氣很好,理應能種植大量作物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如果該國無法獲得肥料(原來巴西從俄羅斯進口超過80%的肥料),該如何滋養其農地?

對肥料供應產生影響的不僅是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出口禁令。隨著全球糧食形勢的惡化,其他國家也正採取保護主義行動,試圖確保國內供給無虞。

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身為世界第九大小麥生產國印度於2022年5月中表示將停止出口小麥。幾週前,世界最大的油棕種植國印尼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讓任何棕櫚油離開其海岸。

Haque說,食品進口國政府不想冒險:因為他們看到阿拉伯之春的前車之鑑,當時食品占通膨籃子的40%。他們不希望人們上街抗議,因此埃及、印尼和哈薩克等國開始囤積糧食,並禁止出口。據報導,5月中在伊朗曾發生針對麵包價格上漲的抗議活動。

  • 反聖嬰現象(La Niña

將我們目前的困境直接歸咎於東歐的地緣政治局勢似乎太容易了。但事實是,農產品和化學品的價格在2022年2月俄烏戰爭開始前便已經上漲一段時間。

一方面,至少從2014年開始,烏克蘭的供應中斷一直是個問題,當時俄羅斯所支持的該國頓巴斯地區(Donbas)分離主義分子開始武裝叛亂並宣布獨立。烏克蘭約40%的小麥種植位於該國東部三分之一的地區,包括頓巴斯。

近年來,越來越多變的氣候也對農業生產造成影響。自2020年以來,世界一直處於反聖嬰現象的控制之下,導致全球氣候異常,以及一些地區的猛烈風暴和大面積乾旱。

Haque表示,該現象起初導致巴西和阿根廷天氣非常乾燥,最終導致俄羅斯和歐洲出現乾旱,因此,主要農產品產區一直遭受惡劣天氣之苦。

  • Covid-19

除了烏克蘭和反聖嬰現象之外,過去幾年動搖糧食供應的另一個事件是Covid-19。

Haque表示,在俄烏戰爭前,食品價格就呈現上漲趨勢。即使回溯到Covid-19剛開始的時候,一些供應鏈問題便已導致運費上漲,進而使運輸貨物的成本上升。

當新冠病毒在全球進行傳播,導致大規模封鎖、工廠和倉庫關閉,邊境和貿易路線關閉,貨船被困在海上,而飛機仍然停飛。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開端,由於供應速度放緩,導致許多國家出現恐慌性購買和貨架空空如也的現象。與此同時,由於經濟難以保持穩定,數百萬人被迫失業,要不是因為雇主無力留住員工,就是因為員工被迫尋找其他收入來源。而農產品和物流業的工作,包括卡車司機、船員和農場工人,都曾因此受到嚴重的影響。

隨著全球封鎖令在2021年年底和今年慢慢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被壓抑的需求恢復,導致貨物和航運出現擠兌,在許多情況下,供給方尚未完全填補需求方的空缺,部分原因是勞動力持續不足和成本增加。

根據Weston的說法,Covid-19 暴露了許多長期存在的問題,即食品供應鏈效率低下和缺乏可持續性。

“在很大程度上,世界已演變成一系列商品供應鏈,因此無論是什麼原因出現商品衝擊,都會直接影響食品價格,”她說。“將其與供應鏈衝擊相結合,特別是在黑海地區,再加上Covid-19,將會引起食品通膨的完美風暴。”

三、農業科技企業經營方向改變

Covid-19及俄烏戰爭再次突顯出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即是庫存和前瞻性規劃的重要性。

Weston表示大宗商品的承載能力是有限的,以穀物為例,其保存期限相對較長,即使可能有兩個、三個或四個月的保存期,對於我們在全球各地儲存的庫存而言,實際上只有幾週的時間。

她也指出,在全球穀物貿易中占據主導地位的公司數量,可能只用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

她補充,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偏向一致性高的全球商品供應鏈,使食品供應系統更加脆弱。但這並非代表我們不需要大型的全球貿易商,因為他們對促進世界經濟和協助人們獲得食物來說仍至關重要。但我們已經失去那些更小、差異化、本地化的食品供應鏈,且因為我們已經失去了幾十年,所以現在正付出代價。

儘管大規模商品交易的基礎設施可能促成了我們正面臨的食品定價危機,但也可能包含解決問題的最快途徑。這是日本瑞穗銀行農業食品和零售業報導負責人JY Chow在5月下旬的亞洲食品和飲料創新會議上提出的觀點。如果看看過去10或20年的農業世界,一切都與套利有關,在非常動蕩的市場中準時交付和進行成長管理,並強調在2014年至2019年間相對低價的小麥、玉米和大豆,導致農民,尤其是美國的農民,為了賺取利潤而減少種植面積。

近年來,一切都與風險管理有關:與糧食安全相關的風險、與地緣政治相關的風險,以及更多受財務驅動的風險,即流動性和避險,還有可持續性的考量。

四、農業食品科技的機會—但並非解決食品價格攀升的解決方案

那這對剛經歷了有史以來獲得最多創投資金的農業食品科技生態系統代表什麼?

與Covid-19疫情一樣,包括AgFunder News在內的許多市場評論者都認為,危機為農業食品科技創新者提供一個能改善食品系統的機會。但對Haque來說,當前的食品通膨危機發展太快了,對科技公司來說也是如此。“現在,一切都與天氣和政治有關。我不確定科技如何在短期內影響這些人,”她說。“但這將激勵更多抗旱、耐熱等新作物品種的研究。”

Weston也認同她所呼籲的商品供應鏈差異化,和更加本地化的食品生產是一個長期努力的目標。她認為人們在短期內幾乎無法避免食品價格衝擊,因為我們已失去物理基礎建設的能力,失去能為供應鏈增加多樣性和穩健性的生態系參與者,而且尚未達到像AgriDigital這樣採用數位科技到一定程度,才能造成全球性的影響。

然而,她仍然認為這對農業食品創新者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儘管她認為這需要時間,但對供應鏈中所有類型的參與者而言,是一個能重新考慮成本基礎,打造積極管理供應鏈的好時機,雖然會涉及一些成本,但是一項重要的投資。不僅是為了克服短期衝擊,而是為了創建一個全新的供應鏈,能為未來提供彈性。

 

參考資料

  1. Jack Ellis, Food inflation 101: What agrifoodtech players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oming crisis, 2022.5.19. https://agfundernews.com/food-inflation-101-what-agrifoodtech-players-need-to-know-about-the-crisis
  2. Jack Ellis, Putin’s invasion of Ukraine won’t just disrupt food supplies – but food technologies, too, 2022.2.25. https://agfundernews.com/ukraine-invasion-wont-just-disrupt-food-supplies-but-foodtech-too